网上报名官方网站 成绩查询唯一渠道
考生信息叫卖 “中国式高考”催生灰色产业链

  从6月22日开始,全国各地的高考成绩陆续公布,几乎是同时,各种有关高考考生信息买卖的信息开始在网络上散布。调查发现,高考生名单买卖生意红火,“中国式高考”催生了一条灰色产业链。

  4000元可买100万考生信息

  高考成绩出炉,学生、家长、社会都非常关注,与此同时,还有另一部分人对高考也给予了特别的“关心”,他们就是出售高考考生信息的人。

  高考开始前,网上就有了“出售高考考生名单”的信息,当然不只是名单这么简单,电话、就读学校、家庭住址一应俱全。6月26日,在网上搜索“高考考生名单”,相关网页约66万条,大部分是一些出售名单者在网上留下的联系方式。

  为证实其真实性,联系了几个网上的卖家,他们的QQ名称都比较直接,“高考名单专家”“考生名单客服”“教育服务”……因为此前媒体报道较多,这些人对联系他们的买家相当警觉,再三询问后才开始和记者谈“生意”。

  名叫“教育服务”的卖家告诉记者,就在前两天他又拿到一批考生名单,现在他有全国十几个省、区、市100多万考生的名单,打包价4000元。“网上那些卖名单的人,基本都是从我这里买去然后再倒卖的,我这里是最新的。”他说。“教育服务”称,山东省考生名单他有17万之多,包含全省十几个地级市,售价800元,济南市的考生名单有6500个,售价300元。

  至于真实性,“教育专家”宣称百分之百准确,是找关系从各地教育主管部门搞到的。记者验证了几个他发过来的济南考生的名单,准确率有一半左右。对于记者进一步的询问,“教育服务”表示自己很忙,要求记者只谈“生意”,他还给记者发来一个截图,显示他正在和江苏、河南、江西、湖北等地的买家联系“业务”。

  从“教育专家”QQ登记的资料看,填写的是北京,但其上线后显示的IP地址却是在湖南衡阳。

  信息来源成谜考生家长希望彻查

  采访中记者发现,购买这类信息的买家主要是一些高考复读培训机构、非学历教育民办高校、招生代理等,但也不排除一些人利用买来的考生信息进行招生诈骗。

  根据“教育服务”提供的信息,记者联系了济南市商河县贾庄镇前贾村的考生马传光。接电话的是马传光的母亲,网上名单里的电话是她的手机号码,对于记者从网上获得她的电话,她很惊讶。马传光告诉记者,他今年参加了高考,考后两三天,就开始有陌生号码发短信或打电话,大部分都是要给他介绍民办高校的。

  “这些电话很烦,突然就打过来了,现在一听是给我介绍学校的,我就挂了。”这名高三学生还对自己信息的泄露有不少担心:采访快结束时,马传光询问记者,他的信息会不会被某些人买去骗人,从而影响以后的求学。 当记者拨通一位名叫“张本震”的“考生”手机时,一听是找“张本震”的,接电话的人相当气愤:“你是谁呀,又是发短信,又是打电话,我不叫张本震,你找错人了!”

  济南市市中区崔大伟的孩子今年参加高考,“我接到这样一条信息,说是有个高考复读班,问我要不要参加。当时高考分数线还没下来呢,这不是捣乱吗?”听记者说孩子的信息能从网上买到,崔大伟很吃惊,“相关部门应该查一查,这可关系到几十万人的隐私呢。”崔大伟说。

  教育部门:不可能泄露考生信息

  针对卖家声称考生名单是从教育主管部门获得的说法,山东省教育厅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认为,泄露高考考生信息的性质非常严重,教育主管部门内部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。

  山东海扬律师事务所潘昌新律师认为,考生信息属于个人隐私的一部分,不管用什么手段获取,本身就涉嫌侵犯隐私权,如果还将这些信息当成商品买卖,性质就更加严重了。同时,刑法中也有“出售、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”,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并处或单处罚金。

  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马广海告诉记者,个人信息被泄露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,不光是高考考生,谁买了新车,会接到推销保险的电话;谁买了新房,装修的电话就会接踵而至……虽然这些电话或短信没有恶意,不会对生活产生太大负面影响,但它给人一种不安全感,总感觉自己的生活时时都处在别人的“监视”之下,同时也有可能给一些诈骗分子提供可乘之机。 马广海认为,既然出卖个人信息是违法行为,相关部门应该切实行动起来,防止这些个人信息被泄露;掌握这些信息的某些部门和机构也应严格自律,不能存在侥幸心理。

来源:腾讯教育
责任编辑:liunaqin

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1页 第1页